那些在异国异地DA过的PAO—1. 伦敦篇续

期中考那几天有天下午刚考完一门课,走出教学楼不远,就看到我一朋友L,看似他在等某个人。我见到他后很自然地D.了招呼就闲聊起来。和他东扯西扯几分钟后,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我后面冒出:“哎你也在这呀。” 回头一看是C。

“你认识L?” 我问C
“对呀,我和他上同一门营销课” C回答我,“多亏抱了L的大腿,不然这门的考试就完蛋了” 说完她看了一下L,L笑着搪塞了几句。
“我还有其他考试要准备,先走了呀,拜” C说完就拉着L走了。
虽然中国留雪山.圈子小大家互相认识很正常,但从C和L的一些肢体语言,还有他们有说有笑的样子,我感到了一点不安。L这小子车身长.1米8几比我高,车身.瘦削,日常戴着一副银边大框眼镜还挺能说会道,平时和他聊天也发现他和很多女生关系都不错,是走Fu女之友路线的一名好手。MD,难道L也看上了C?如果是的话那他作为对手还是挺难搞的。不管了,无论他知不知道我对C有没有意思,都必须要先下手为强了。

当所有课都考完后楼主就一直琢磨着怎么锁定C,正当我为不想显得太猴急但又不想到嘴的鸭子飞走而苦恼时,她倒好自己找上我了。一天晚上10点左右,正当我在自己G寓吃完晚饭看着高司令的电影《疯狂愚蠢的爱》时,WX上亮起了一条短信:

“还没睡?” C发了WX过来。
“没,咋了?” 我故作云淡风轻地回答。
“没事,你忙吧” C回复我。
从多线操作、制造竞争到现在对我欲擒故纵,看到这里LY们应该能看出C其实并不是表面上的傻白甜了吧。很可惜,当时楼主并没有意识到C在PUA自己,都是后来复盘案例后才发现自己当初已经投入过多无谓的沉没成本。

我强忍着没再回复C继续看我的电影,但其实此时我的心已经被她撩拨的奇痒难耐,不时会瞄一下手机屏幕。过了大概10来分钟,她又发信息过来了:

“想睡,但是睡不着” 看到C这条信息时,我心里暗爽。ok这是明示了,妾有意郎怎能辜负你?接下来需要Z.的只是给C一个台阶,然后就能顺水推舟继续升华。

“过来我这吧,一起讨论下今天我们那门课的作业” 楼主非常虚伪和大义凛然地回复。特喵的大半夜谁还研究学术,我又不打算拿诺贝尔。

结果又过了一阵,C才幽幽地回复我:“啊,但我刚X.完澡,头发都还是湿的,出门怕着凉” C开始故作矜持,你头发湿还说什么睡不着,明显借口。

“没关系,我这边暖气已经热的像桑拿”我回复。当时已是深秋,伦敦的天气逐渐变冷。C住的是学校的宿舍,和另外两个女生同一个F.J,但离楼主的G寓也就相隔两条街,这也是我当时那么坚持的原因。

又过了几分钟,C回复我 “嗯,那等会过来”。看到这条信息时,楼主觉得今晚已经成功一半了,赶紧趁着C还没来到,忙乱地收拾了F.J、吹头发、还有刷牙。所有准备妥当后没多久,门铃响了,比我预期快。

我一打开门,眼前的C扎着丸子头,里面一件下半身失踪的大号T恤,外面罩着一件短款的黑色羽绒,还Chuan了一对UGG雪地靴,隐约露出纤细白皙的大腿,第一眼就让楼主差点有生理反应。我把她带入G寓后,她扫了一眼屋里,就在沙发上坐下,略显局促地没事找事,盯着电视机。
“这部片我看过。” C说
“嗯,还行吧。对了你喝点什么。”
“都可以,随你。”
然后我不怀好意地从冰箱里拿出瓶红酒,从橱柜里找出好久没用的高脚杯,故作姿态地倒了两杯放茶几上,为了掩饰我的意图,我又即兴发挥说“正好有点饿,陪我吃点东西吧”。于是楼主从冰箱里把一张披萨放微波炉里热了一下,红酒配披萨,也是6

我当然没和C聊任何作业,只是特意把灯光调暗,挨着C看电影。两个人一开始就这么一边吃着喝着看电影,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就着剧情搭话。中间C慢慢把头搭在了我肩膀上,这个车手此刻离我是如此近,以致于我能闻到她的微甜的洗发水气味,过了大半小时电影结束,我轻轻地挪开肩膀,转过头才蓦然发现C泛着红晕的脸上,Dai着浅浅的泪痕。

“为什么我不能拥有像他们那样的爱情” C伤感地说。借着酒精她向我娓娓道来,根据C的说法,她去土澳前有个谈了多年的男友,但出国后因为异地她便提出分手。她前男友不愿意分一直通过共同的圈子散播她出轨的谣言给她压力,直到来腐Guo jiao换她还收到他说会让她一直不好过的WX。她越说越激动啜泣起来,看到她哭得梨花带雨,楼主很心疼地把她拉到身边抱进怀里。“没事不用怕,现在这里很安全,你想呆多久都可以”我一边安慰着她一边轻抚着她的头。“真的吗?”C问。我从怀里拉开了她,看着她眼睛故作严肃地说“当然,cause you are the game changer” (楼主即兴用了电影里的台词)然后C破涕为笑,楼主顺势wen了上去,接着便是两个人深入浅出地探索知识,哦不,生理知识的过程。楼主那晚一次抬着C的小腿qian,一次在chuang边和C后,第一次时C还有点F不K,第二次就会主动配H楼主了。C的整个车漆不仅白,而且很光滑几乎没m,身上还Dai着一种淡淡的茉莉香水味(后来回国一次逛商场才发现那其实是Marc Jacobs的Daisy),整个过程楼主都有种不真实感。就是那种紧张了很久预期的结果却提前到来的魔幻感。直到现在楼主还记得,在北国凛冽的寒风中,在一个亮着昏暗灯光的F.J里,两个孤寂的灵魂依偎在温暖的chuang上,占有了彼此的rou*ti与喘息。

那晚楼主Tu*o了C的YF.后发现她Chuan的是成套的黑色neinei,显然是有备而来。而且C她全Shen比较瘦,所以视觉和ShouGan是有C bei的(可以参考里美youliya老师)这也是楼主喜欢的车身.比例之一。不过搞笑的是,第二天早上L.主还没起床,睡眼朦胧中看到C起身收拾衣物早早走了。而第二天晚上L.主亲自Zhu了晚饭,约C过来她却推脱,后面几次大家见面都是D.了招呼后,她就急匆匆地走开。那会儿我意识到是自己认真而已,而最先认真那个就输了。不过楼主心理建设还算过关,失落了两天心态就恢复正常。那个学期结束后,楼主看到C发朋友圈去了巴黎,全程都是男友视角的照片,也从别人那听到C找了个脑残男借了不少钱结果她人回了土澳钱也没还。

也许C是真的像我所想那样养了不少鱼,而我只是那条上了垒的其中一条;也许C本来就没和她所说的那位前男友分手;也许C找上我也只是在国外无聊想PUA我和宣泄一下,这些都让她的一颦一笑在楼主心里留下Dai着一丝惆怅与神秘的回忆。回国后楼主交往了第一位女友当时被逼着发合照到朋友圈,C还点了赞,然后就再也没有联系。按她当年的说法,她是计划留在袋鼠国的,无论如何,楼主都真心希望她幸福快乐,毕竟那张精致的哭泣的脆弱的脸庞,无论泪Shui是真的还是假的,都希望不会再出现。

ˆ Back To Top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